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国内新闻

不得执手,此恨何深

2019-01-26 11:57逼我撸备用网址 四川频道编辑:admin人气:


自陷在宋词里,毋论婉约抑或豪放,从不曾出来过。“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成为我迄今为止不能跨越的“情坎”。最怕伤离别,纵有烟波万里,不忍别过。我们常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一松手便是十里长亭空落落的失落,一双手不知往哪里搁。多少事,成了山长水远,多少人,各自蹉跎。因为不忍别,甚至宁愿不相见,便不会有“不得执手,此恨何深”的感叹。

原这一份脆弱的情感不独独是我的一世伤感。

戊戌年的冬天原本来得悄悄然,一声惊雷,破窗而入,打碎了一席晨梦:正在擎着一双无所适从的手,拭泪不是,装欢不能。梦里是白茫茫的一片,似是下雪了,在雪地里才越发冷清寂寥。远去的回声不断重复着:“倍万自爱,倍万自爱。”然,此去日远......

惊魂甫定,这一别,终惊了流年。我究竟在哪里执手?

“执子之手,与之偕老。”这一声惊雷似先秦的一声鼙鼓,击碎了苍茫大地的一声叹息。

这不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也不是一个山盟海誓的约定,我们习惯了这样以为,我们在这样的祝愿里渴望有情人终生厮守。我们期待看到这样的背影,一对老人双双走在夕阳中的背影,我们以为这就是“执之之手”的定义。我们如此愿意相信这样的爱情,因为执手乃思望之甚。可是我们没有习惯追寻,没有习惯对视,没有习惯看到泪眼背后的故事。所见即所视,所闻即所知,我们忘记了感知,感知指尖那根最无奈的神经和那丝固执的气息。于是,我们没有在这份承诺里看到“击鼓其镗,踊跃用兵”的战士,没有看到“爰居爰处?爰丧其马?”的殇离。谁肯到《诗经》的邶风里去那南行的征途读那一段执手回乡的希望与信诺毁灭的怅惘。寻寻觅觅,痛彻心扉竟不是有情人的一生一世。你看到的,终不是原本存在的,你期待的,终不是如此的美好。“执子之手,与之偕老”不过是一个被现实鼓声击碎的承诺,是在那片并不安宁的土地上的失落和求索。都城、漕邑可以攻破,那份握手不离散的承诺没有消亡,在苟存的身体里暗自神伤。一直走过春秋、战国的风霜,在魏晋的清风里婉转游走,落进王谢堂前,也不免为离别而惆怅。只是,依然与爱情无关!

近观世人大爱《执手帖》,不免也想读一读,然我并不能完全读懂帖子,可是我深爱着江南,深爱着绍兴,深爱着兰渚山,深爱着魏晋风流,深爱着曲水流觞,深爱着那句“不得执手,此恨何深”的怅惘。也深深为当初的离别而黯然神伤。不断地流连、流连,是因为不忍离去。八年了,对他的记忆依旧那么深,那么深。我记得我在兰渚山坐了整整一天,我记得我三次走进那不大的沈园,我记得我在鉴湖的沿岸寻寻觅觅不见当年那首船,我记得我在大禹陵舞尽无极的浩瀚。我果是在恋着江南吗?

最近,大抵是有些累了,总想出去走走,与一位姐姐谈及,电话那端,她说:“说吧,去哪里?我陪着你去散心。”那一刻,我正在出行的路上,热泪在不停地转着,转着,却固执的不肯让它落下,这就是现世的我了,是电话那端看不到的我,一个表面忙碌,实无所求心下落寞的我。她听到了我的谈笑,“好啊,去绍兴,我心心念念的地方。”如此的故作轻松。

很多年了,它一直是离我记忆最近的地方,因为我念着当年离去时的那一执手,那一放手。“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终在错错错中放手。不知道为什么,要怜她这一段情愁。我天天来,日日来,听她嘤嘤的哭声,还有悲凉的鹤鸣。在柳下来回踱步,不停地拂手,甚至追到鉴湖,去问那船头的一壶酒,可曾解了这一生的遗憾与放手?因为我是个怕离别的人,怕到要把古人都叫醒问一问。这份执念,原不是可见的痴憨,这是不可见的一份对承诺的怜见,我时时念着《诗经》里那苍茫大地上钢铁男儿的一份遗憾,千年挥之不散。

他是懂的,王右军是懂的。他为什么能懂?他在“千里阵云、高山墬石”的笔阵里养成了胸壑万里;他在“红莲映水、碧沼浮霞”里懂得了情丝如织;他在“临池洗墨,以墨充饥”的执着一笑里,感受生命的光阴,化了他一肚子的魏晋斯文。他有师如斯,一个如此可爱的女子。她执着于一事,从不别离,从不言弃,她得了书法的臻境,也得到了岁月的垂青。她生生世世都活在书法的世界里。在我的意象里,成为魏晋最清凉的一道笔力,不拖沓,不逶迤,不含混,却清清晰晰,意蕴深远,不舍、不断、不离。他们对山水、对世界、对身边的人有着属于每个人自己的解读和情思,他们恋着这份真!如此纯粹!

一代书圣,从卫夫人这个轻灵女子那里学得一手好字,一副好性情,一帧《兰亭序》至今也无人企及,这自是那时那人的手笔。因为他舍弃了红尘的很多俗事,却独独固守着内心的坚持。洒脱的手帖里不是满目山河空念远,是《执手帖》里:“不得执手,此恨何深。足下各自爱,数惠告,临书怅然。”的叮咛和不舍。原以为,袒腹东床的快婿是一个可以放下一切,不羁的浪荡子,他终是这般的深情厚谊,恋着相聚,不忍别离。那放下的空落落的手,那草木深深的恨,那屡次收到书信的安慰,以及提笔忘言的怅然。都一遍遍的饱蘸笔端,浓浓地书下那一“手”字,带着人间最贴心的温度和山水迢远的无奈情感,从掌心的厚度到指尖的无奈,挑出针扎一般的锋来。道是洒脱却是满满的不舍。

信札,一个记忆中,多么温情的名字,而今,它已成为书法的一部分,一遍遍的被描摹、揣度,可终不能得其神韵。观书不是书,学艺非关艺。你可知右军的所想所思?《游目帖》:“要欲及卿在彼,登汶领、峨眉而旋,实不朽之盛事。但言此,心以驰于彼矣。” 的骋怀之约;《寒切帖》:“寒切,比各佳不?念忧劳,久悬情。吾食至少,劣劣! ”的殷殷告慰;《得示帖》:“得示,知足下犹未佳,耿耿。”的耿耿牵挂......皆是执手不得的遗憾,这其中的气息是想念牵挂的流连。

但凡这千古才子,几人可闭门忘情,送客便冷落了清秋节?事贵有恒,人贵有情。便是圣贤的夫子也不能超脱,颜回走后,他终心气渐弱,这一路偕行,他又能抓住哪一个将要离去的手,忧思过甚,忧思过甚,也耐不住这般的离别。还有那汉阳江口“巍巍乎若高山,洋洋乎若江河。”的一段知音绝弦之痛。还有,还有,东坡:“轼将渡海......晚景惟宜倍万自爱”的凄凉。我们看到的,岂止是“自出新意,不践古人”的书法洒脱?江南江北的别离,足下各自爱,是一种多么无奈的嘱咐。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人生的存在一如诗经中的意向,充满了美好的向往,却又往往寻不到,抓不着,开始心神不宁的怀疑她的存在。多么希望笃定这份静好!

“不得执手,此恨何深”,不仅仅是别离后的日思夜想,更是眼前人的肝肠寸断。怕你对面不知我是谁,怕你行远忘归人,怕你不解其中意,空空负了这一世纯粹的用心。

待一日执手相看,问一声:“好吗?”你说:“好!”

如此,便好!

你走进了我的生命,我安忍只轻轻道声珍重;我闯进了你的人生,我又怎能无声无息的悄悄走过?我坚定一份遇见的情谊,不知你是否接收到指尖的传递?烦嚣尘世,你可看出我本来的样子?蹙眉之下,你可看得懂那一份不曾改变过的坚持?你所见的,未必是存在的;你所知的,未必是真实的!力透纸背,在另一端,有你期待的传奇。我知你在看着我,也想执着我的手,怕渐行渐远,所以,我不忍负了这份承诺,终在红尘中走来,等待一杯淡茶,冲尽这“不得执手,此恨何深”的人生至痛。惟愿你回到《诗经》,寻到我最初的样子!

此番遇见,是人生一世的至性、至情;不得执手,是与爱情无关的深恨!

愿君珍重!

(这件旗袍,始终想作篇文字。此间心情,便由了她吧。命名为:执手。)

红妆戊戌夏于任

(来源:http://kkcrkxd.cn

  • 本网所有作品均来自互联网共享,转载请必须注明出处,逼我撸备用网址 四川频道所有。
  • 如涉及侵权内容、版权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返回首页